衡量“冥想”第4号的方式

衡量“冥想”第4号的方式

多米努斯光明会。

1898年2月20日。

(约翰一世,18-29岁。)

从来没有人见过上帝;他说,独生子是在父怀里的.

犹太人从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约翰那里,问他说,你是谁。他就招认,并不否认。就承认说,我不是基督。他们就问他说,怎样呢。你是以利亚呢?他说,我不是。你是先知吗。他回答说,没有。他们问他说,你是谁。好回覆差我们来的人。你对自己说了些什么?他说,我是在旷野喊着说,修直耶和华的路的人的声音,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他们是法利赛人打发来的。他们问他说。你既不是基督,也不是以利亚,也不是先知,为什么施洗呢?约翰回答说,我用水施洗。有一个你们不认识的站在你们中间,甚至那在我以后来的,我不配解开他的鞋带。这些事是在约但河外的伯大尼,约翰施洗的地方行的。第二天,他看见耶稣来了,就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的罪!这就是我说的他,

施洗者的见证.

我们在其他的福音书中读到浸信会的布道所带来的宗教复兴。第四部福音书的作者无意告诉我们有许多人到旷野来听传道者讲道;但所有人都清楚,一场重要的宗教运动正在进行,耶路撒冷的教会不能忽视它。而且,他们也在寻找一位大能者。这不是他吗?无论如何,他出现在他们中间,带着一种从信息中找到的先知的资格证书。

(19)。这个人显然有一种信息,他的隐士生活和他的隐士服装,保持着先知的传统,为他的信息增加了某种权威;于是犹太人打发一个代表团去问施洗者是谁。他甚至可能就是基督自己,因为,虽然预言在其应验的光芒中是如此明亮,犹太人似乎并没有在一个里面寻找先知、国王、祭司和献祭的受害者。

(20)。约翰承认了,并不否认。他说"我不是基督"我们可以设想,即使是他,也可能被他作为一个成功的传道人所误导,对自己产生敬畏的疑问,怀疑他是否真的就是那将要来的那一位。但在旷野的传道人逃过了这危险,因为他的思想不顾自己。

(21)。质问他的人似乎决心要在他身上找到预言的实现,他们是对的,约翰是错的。“你是以利亚?”[1]他们说,他们在寻找马拉奇预言的实现。他说∶「我不是。」但我们的主指着他说∶「你们若能领受,这就是将要来的以利亚。」[2]上帝派来的老师几乎没有意识到他们工作的重要性;更不用说他们自己自古以来就被神的计谋所记念了。还有一个问题——“你是先知吗?”——先知和他自己一样,他的到来是由摩西预言的,[3]他将和他一样,成为人民的领袖和指挥官。“没有。”回答很简单。

(22)。提问者感到困惑,开始不高兴。如果施洗者确实没有神的授权,他有什么权利用他权威的讲道来带走人们?他对自己有什么交代?

(23)。约翰回答的是一个人物,先知们都很熟悉,来自一个东方君主的进程。直到今天,情况依然如此。国王是之前他的信使跑在他面前hot-foot哭——“准备好,准备好,”和每一个劳动者听到一定会离开他在田里工作,加速修复车辙甚至躺英里的路,在那里没有一个存在,王可能有进展顺利。施洗者已经宣布了他的使命;他不是基督,但他的到来确是宣告那曾是犹太人所盼望的基督快要来到了。

(25)。他们很清楚这是对以赛亚预言的引用,[4]但他们很挑剔;他们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他们所听到的;如果约翰没有权柄立门徒,他们就质疑他受洗的权利。

(26)。也许就在那一刻,说话者的目光落在了他刚刚宣布为国王的那个人身上。他说,我用水施洗,叫百姓悔改,好叫他们豫备好了。但是,此时此刻,在你们中间,在你们当中,所有不知道你们在问我的人,站在那里的就是那位国王,我不配为他做最卑微的奴隶。其馀的人、我们切要知道、这犹太人的代表团、是被定罪了麽。又怎样回答差他们来的人。但这些都不重要。对我们、父母、老师、帮助者和我们周围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学习这个从上帝派来见证光的人的例子。对于我们这些有门徒跟随的人,如果只是在我们膝边的那些小不点儿,我们就向他们提出这些问题,施洗者也能对这些问题作出忠实的回答。我们这些教导和训练的人,最好是把施洗者约翰当作我们的守护神,并以他为榜样,对我们无意识地提出的问题作出不自觉的回答。每当我们允许我们的小跟随者认为我们的意见是最终的,我们的权威是绝对的和自我维持的,我们的教导是对的,其他教导是错的; whenever we try to hem them in by the narrow thoughts of the school, the sect, the family, are we not failing from the faithfulness of the Baptist? Are we indeed giving his simple and emphatic denial, “I am not the Christ?” Well for us if our Master should say to each of us, as to the Baptist, “Friend, go up higher,” (This is Elijah which was for to come); and, when we say in our humility—“we are no heaven-sent teachers with a special message from God,” He should say of us that we too are, in our small way, prophets and teachers sent forth by Him to bear witness of the Light.

施洗者再一次给我们设置了一个陷阱。他没有选择成为任何人;他清空了自己,他没有个人要求,他是一个“声音”,一个声音的职责是预示我们国王的到来,宣告我们国王的接近。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声音;我们都寻求表达;我们找到的表达方式越多,我们的生活就越充实。表达对我们来说就是生命;镇压,死亡。但并不是所有的声音都说出相同的名字。一个伟大的艺术家是否画了一幅画,并且,在这奇妙的技术背后,通过它,他的灵感是否能传达给我们的灵魂?如果是这样,艺术家会说出另一个名字,而不是他自己的名字。但我们是否满足于欣赏这幅画本身和它本身?即使它在广阔的天空中,在一张脸上留下印记,它也不能触及人类赖以生存的任何思想吗?在这样一幅画中,艺术家说出了一个名字,但却是他自己的名字。不仅仅是伟人的伟大作品表达了一个名字。我们都记得那家木匠店里亚当和赛斯·贝德各自制作一扇门的生动场景。赛斯虽然内心有着伟大的精神探索,但他做了一扇门,门上写着他自己的名字,一个可怜的、不完整的东西,成为车间里的笑柄。亚当,虽然他不会自称为宗教信徒,但他把一扇门做得恰到好处;它表达了最高的名字。我们应该记住,不仅在我们的语言中,而且在我们的行为和方式中,我们必须始终表达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对我们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它必须是我们自己可怜的名字,或者是站在我们中间的那个人的名字,我们不配解开他的鞋带。

在另一个方面,作为教师,我们应该好好考虑浸礼会的榜样。他只关心一件事,“预备主的道路”,我们可以牢记,我们的教导只有在达到这个目的时才有效。“只有一件事是值得活下去的”——这句话说得很好,我们可以相信,每一项服务行为,无论是为了健康、美德还是为了社会的幸福,都是为道路做准备。

(v . 29)。如何“行动扩大范围”。次日,再次日,施洗者将有新的机会为基督作证,他会抓住每一个机会。他的这个证人被他的主人认可。我们的主说,你们差了约翰,他为真理作了见证。[5]基督也不是人的债务人。他又为约翰作见证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比他更大的。”[6]他说,谁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切。所以我们今天就找到了。我们见证的每一句可怜的话,都被这句话本身放大了,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使我们感到惊讶。如果我们的证人一再失败,我们最好反省一下自己。失败有一个共同的根源,先知称之为“向我们自己的网低头”。也许这是大多数教学中未被察觉的缺陷,在它的见证下失败了。

[1]玛拉基书第四。5。

[2]马修ξ。, 14。

[3]氘。十八、18。

[4]以赛亚书xl。3。

[5]约翰第23节。

[6]路加福音七世。, 28岁。

bob体育网页登陆编者注:上述文章的格式为在线浏览进行了优化。若要浏览与原始版本格式更相似且包含原始页码的版本,请点击在这里.

Baidu